乡村路灯方案 商丘太阳能路灯厂

2020年01月18日 1627
汇盛注册讯:

“看得见山、望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”,为了找寻曾经的乡愁,不少城市人前往乡村,希望能过几天安静日子,看看满天繁星,听听潺潺流水。

乡村振兴战略大背景下,农村展现出了新一轮的发展活力。美丽乡村,规划先行。越来越多的规划师、建筑师投入乡村进行设计规划工作。几年间,乡村经历了被改造的各种起起落落。而成果如何?

时间是最好的验证,村民是最好的见证人。

壹、争议

八年前,一个受人争议的项目——碧山计划,随着乡村规划改造的兴起被人频繁提及。

始建于隋朝的碧山村进入人们的视野,源于设计师欧宁等文化人在2011年启动的名为“碧山计划”的乡村建设项目,计划以复兴乡村文化留住乡愁。而后哈佛女博士周韵与欧宁在网上的“笔战”,让这个离宏村十几公里的村子被更多人知道。

而今,碧山村依旧是那个村子,没有发展成第二个宏村,但已经开始逐步朝着其它定位发展乡村旅游。有报道显示,当年的计划发起人欧宁,纵有千般热爱田园生活的情结与改造乡村的想法,却仍敌不过现实,举家迁来又迁走。欧宁在碧山村的住宅也被挂牌出售。

周韵曾质疑,“村里没路灯,村民十分想要,而外来知识分子认为‘没有路灯能看星星’”。

有业内分析,欧宁对于乡村的改造与发展有自己的一腔热血,但一些想法高高在上,没有充分从村民的角度出发去考虑。另外,其与当地政府及村民的沟通也存在诸多问题,导致一些工作“吃力不讨好”。

碧山村的经验告诉我们,要想把乡村改成当地人和城里人都想要的样子,除了专业的设计规划知识外,还需综合当地人与物等诸多因素。

贰、探索

欧宁的尝试并不是毫无价值,他为乡村改造发展提供了更多思路与实践,让乡村的未来有了更多“可能性”。

同时,我们也要发问:什么样的乡村改造才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?

把村子里的道路铺好,旧墙刷新了、破瓦换新了,路上多种点树,验收通过了,政府认可了,乡村的改造就完成了吗?看似完美,其实只是完成了一件与当地村民的生活劳作没什么关联的景观改造。

当然,景观改造也是必要条件,但也仅仅是乡村改造工作的一部分,而不是全部。笔者认为,贴近村民需求、注重人文的传承、乡村生活方式产生的空间感,“以人为本”更重要。

村庄如人。这里,我们可以把村庄的改造注意点比作马斯洛需求塔:

首先,村庄改造当然是基础的配套设施打前阵。路通了没?灯亮了没?水电到位了没?垃圾处理解决了没?这些都是村民的基本需求,完成这些设施改造,才为现代化的乡村生活打下根基。

其次,景观的美化贴合实际情况。很多乡村实际自然资源很好,但缺乏系统规划与特色,需要专业人员在调研贴合村民需求的基础上,进行景观恢复与塑造,让乡村更多样化共生,更有自然特色的同时,让村民认同,没有“陌生感”。“白墙+黑瓦、青砖+马头墙”不能成为标配。

第三,村民房屋的改造要因地制宜。如同欧宁“村庄并不需要门”的想法太过于乌托邦,私人空间被每个人所需要。设计师们进驻改造村落房屋,要了解村民的生活习惯,而不是从城市人的需求角度出发。城里人来乡村居住,希望看到满天的繁星,更希望看到的是改造后真实而生动的乡村情景。

第四,有了私人空间,当然也要给村民公共空间。这个空间不单是建一个公共图书馆,而是要把乡情寄托在乡村的常见元素中。村头的百年银杏树、买菜后休憩的河边石凳、祭祀的宗祠……这些,才是叙述乡村故事、唤醒乡村记忆的地方。

最后,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,要挖掘当地乡村的文化,呵护经典的可传承的文化。优质的乡村文化,总是能令外来人向往、当地人自豪的,也是可以让多方产生共鸣的元素。让老村落焕发新颜,用自身的文化魅力去吸引人来,让乡村的历史沉淀。而那种丢弃了对乡村的认同感和价值观、审美观,用城市的理念手法去打造的村落,发挥不出乡村特色,回归不了田园风光。

当然,除了以上改造要点,如何带动当地村民致富,如何发展当地产业,又是另外一个维度所需要探究的了。

叁、借鉴

乡村的改造发展中,也有一大批村子因为专业的打造,如同面容上了“高光”一般,更加立体生动了。

这里,也给大家一些借鉴案例,希望从案例中,能获得一些启发。

1、景观改造

张家港市百家桥村再头巷

按照村民意愿及当地自身条件作出的景观规划,路还是那条路,河还是那条河,房子还是那座房子,只不过,一切都美了。

2、整体文化营造

西溪南村

徽州文化最为丰富的古村落——西溪南村,几年前凋蔽不堪,大量古民居坍塌弃用。“望山生活”与西溪南镇政府及乡民,通过合约的方式建立长期合作关系,在修补旧建筑的基础上发展民宿、开办文化创意活动等,并用“拼贴”方式,规划新乡村民居和服务设施,从而保护并激活乡村文化遗产。

3、设施及房屋改造

上坪古村

福建上坪古村是历史文化名村,设计团队在充分保护传统文化的前提下,挑选了村庄中若干闲置的小型农业设施用房,如猪圈、牛棚、杂物间、闲置粮仓等进行改造设计。另外还植入了新的业态,补足古村落旅游服务配套设施,为村庄提供新的产业平台,并强调建筑的当代性、艺术性和趣味性。

4、公共空间改造

贵州中关村的乡村主题乐园

在贵州桐梓县中关村,设计团队用乡建过程中产生的尾料、旧物等,在广场上建造了一座儿童乐园,空间上满足乡村儿童活动的需求,也联结了村民的娱乐休闲。村民空白的地方写写画画,小朋友在水泥上印下植物的叶子、和自己的手掌印……参与式营造,让村民参与到项目的建设当中,让村民与场地产生了天然的联系。

5、综合改造

兴化东罗村

东罗村作为乡村振兴的代表,在全国首创“工商资本+地方政府+村集体”模式,共同组建万兴公司,负责东罗村的建设和运营发展。通过特色乡村建设,真正做到了生态宜居。

村里的公共活动空间也都从村民角度考虑:村民食堂不仅是食堂,也成了村里办红白喜事的主要场所;村民服务中心包括医务室、棋牌室、阅览室等;而修葺一新的大礼堂则承载着各种会议、文化下乡、电影放映等功能。

修旧如旧的大礼堂

--------

“三农问题”专家李昌平认为,理念和技术可以借鉴,但村庄的差异性太大,在各地复制不太可能。因而,即便有完善的理论支撑,具体到一个新的村庄来说,都需要谨慎地重新分析规划。

传承不守旧,创新不离根。

感受鲜活的乡村气息,接受不完美的乡村文化,寻找大自然的美,完成与乡村的融合,这大概是我们住在农村的意义。

有人问,村民希望修路灯,但如此一来就看不到星星了,要路灯还是要看繁星?这当然不矛盾,踏着铺满路灯、村民往来的那条路,去更远的天空寻找繁星吧。

素材及图片 | 网络

转载请注明出处

Tags:

汇盛注册微信群